永利娱高ylg060net

永利娱高ylg060net > 绝地求生系列小说 > 第三十八章 惊心动魄的葬礼

第三十八章 惊心动魄的葬礼

        深夜两点的石山上,突然响起一阵阵整齐的枪声,在空旷的小岛上回荡。

        沉睡的恶魔们惊醒了,望着枪响的源头,一脸的吃惊狐疑。难道终于有人对牺牲品下了狠手?

        枪响是张宇他们为少年马克送行鸣放的。作为所谓的殉葬者,这是一群弱者发自心底愤怒的枪声,这是善良的人们彻底告别了昨天的枪声,这是对不公的命运最后抗议的枪声!

        枪声过后,青年变的异常冷静,没有任何表情的脸,严肃得让人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走了,马克的尸体怎么办?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艾薇尔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向很有主意的莉莉娅,瞬间憔悴了不少,似乎精神上的支柱被人抽走了一根,迷茫无助的样子叫人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菲尔,有烟吗?给我一支。“

        青年带着野战头盔,固定头盔的带子从落寞的脸上垂了下来,背着akms,张宇一屁股坐在马克的尸体旁。

        zippo打火机嗤啦一声响,就着长长的火苗,青年深深了吸了一口,伴随着剧烈的咳嗽,烟气四处而散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香烟只剩下烟蒂,张宇这才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”你们三个继续监视,让艾薇尔和艾玛也上来,见马克最后一面,真田你和班加罗尔给马克好好装扮一下,再收集些他的头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解释原因,也没说具体做法,语气生硬冰冷,有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命令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晚我值班,莉莉娅,你和珍妮阿姨下去好好休息,明天早上六点,我们为马克举行葬礼。这烟......真他妈呛,老子......的眼泪都呛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夜,张宇就静静的坐在马克身边,一支接着一支吸着烟,任凭别人怎么劝,他也是一言不发,一动不动,沉默得近乎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黎明到来,老菲尔兜里的两盒百乐门变成了一地的烟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说经历第一个女人,男孩儿才会变成男人。而张宇这个生涩的毛头小伙子,却是在一个充满悲伤绝望的夜里,彻底成了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方的海平线已经开始泛白,不过五点钟,十个面色悲戚的人已经静静的坐成一圈,正中躺着神态安详的马克,穿着整齐肥大的野战服,那双不甘心的大眼睛已经阖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个懦夫,我欠你一个诺言。马克,只要哥哥不死,我一定找到你的父母,把那些见不得光的魔鬼暴露在阳光之下!“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牧师,没有鲜花,张宇左手猛地拔出军靴旁的匕首,右手死死的攥住之后,狠狠一拉,鲜血一滴滴撒在黄褐色的石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疯了吗?用不着这样虐待自己!这么深的刀伤感染了怎么办?真田,快给他涂些消炎粉包扎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抓起张宇的手,一旁的莉莉娅已经惊得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珍妮啜泣着吻了一下马克的额头,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”马克,你是个坚强的孩子,也是个勇敢懂事的孩子,你总说疼却从未呻吟,就连离去都没有哭喊,愿上帝保佑你的灵魂,安息吧,可怜的孩子。“

        两行泪痕在黑色的面孔上闪着光亮,少年皮耶罗把一块巧克力塞进了马克的口袋

        “哥们,我会努力活到去克利夫兰看詹姆斯比赛的,你不会孤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大伙一一和少年告别之后,又把目光投向苍老了不少的张宇身上。这个葬礼,他最后到底打算怎么安排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青年的眼神空洞而又麻木,似乎这一夜过后,他已经失去微笑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慢慢摘下野战头盔,放下步枪,脱下军装的上衣,一把事先准备好的野战锹随即插在了战术背心后面的战术口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宇赤裸着上身套上了战术背心,这才弯下身子慢慢将马克抱了起来,转身一步步向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”你?......“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宇!“

        ”维佳!你想去送死吗?“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!小子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”要去大家一起去!等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被张宇的举动吓住了,马克的死把这个小子刺激疯了吗?一向幽默诙谐而且聪明胆小的青年,怎么突然失去了理智!居然光着膀子、赤手空拳去下山送死!

        “谁也不要跟着我!我,不会死!现在不会,将来也不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怒吼!张宇如同失控的野兽,瞪着通红的双眼,挺了挺身躯,转头迈动了自己的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别动!让……他去吧,这是他自己的选择。“老菲尔摆了摆手。”他是在惩罚自己,也是给自己一个交待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“进入各自的战斗位置,随时准备接应。”莉莉娅说完,快速的跃上巨石的凹缝,麻利的支好狙击步枪。

        1000米的距离,张宇抱着马克走的很辛苦,汗水已经湿透了背心,两只胳膊也逐渐发麻,双腿由坚定变得有些颤抖,好几次险些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动,让他自己走,看好你们的视线,谁也别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莉莉娅死死的压住心中的不忍与疼痛,厉声叫住了正打算跑去帮忙的阿普杜勒和几位惊慌失措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莉莉娅的吧,这个时候他不需要帮忙,也没人能帮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百米,可这一百米对现在的张宇来说,真所谓举步维艰,湿透的手掌钻心的疼痛,让青年还保持着一丝清明。不知道已经蹲下去休息了多少次,手里抱着的已经是一座大山。

        胳膊早已没有了知觉,汗水从脸上滴滴答答的淌在地面上,咬了咬牙,青年又挺起了上身,脚步踉跄了几下,晃晃悠悠的向前挪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他是在惩罚自己!

        惩罚自己的软弱,惩罚自己的自私和冷漠。他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粗心和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天前,马克那些孩子和女人,对张宇来说,向来都是麻烦和累赘,骨子里的自私远远胜过他那少的可怜的同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知道会有今天,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挺身而出,想尽办法去挽救马克的生命,即使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知道会有今天,他一定会陪着少年亲切的说说心里话,让可怜的孩子多一点点人世的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他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马克没有责怪过张宇,一直到死,还对自己深信不疑,还深恐自己会抛弃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自己搭上一条命,他也要让少年入土为安!他已经不是个男孩,他更应该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些,张宇的愤怒和痛苦犹如一针兴奋剂,注射进早已疲惫的灵魂之中。

  http://www.meilijiema.com/books/25/25316/9608878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永利娱高ylg060net www.meilijiema.com。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meilijiema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