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娱高ylg060net

218 最美

  舞台上,龙烈与西垣都选择用星技来诠释美丽的作品。

  王子这边极尽华丽为美,尽显皇室尊贵。

  本命融合下,他最显著的三个特征,王冠,翅膀,尾羽。

  西垣先是举起了头上的王冠,一时间竟越过了太阳的光芒,自身成为全新的光源,把整个舞台都染上了暖色调,单是色彩就已经宣布主权。

  作为学院唯二拥有望今凤的两人,他和非录的王冠长得并不一样,王子的造型和色泽都更显精致。

  因为这世上,望今凤绝不存在相同的王冠,它不但是重要图腾,也是星力源泉。

  某种意义上,这也是皇室血脉生来高贵的凭证,只要望今凤还在,就绝不可能鱼目混珠。

  这般梦幻滤镜中,王子的翅膀也随之闪耀起来,每一次扇动,都能掀起无数蓬松之羽,霎时间就已经落满了羽毛雨。

  就循着这个状态,西垣撩起修长的七彩尾羽,缓缓地拂过土地,那些羽毛仿佛收到了某种指引,自由烂漫地组合在一起,明明是实体,却模拟出火焰燃烧的姿态,把这片舞台都圈定其中,限定了龙烈的行动范围。

  西垣王子,是朝着望今凤最正统的火属性在修行,因此姿态上,也像极了真正的凤凰。

  这其中蕴含的,宛如神话里的画卷,仅仅用这羽毛之火,就把人们拉到了祭祀与逐日的盛世时代,完全超出凌驾于美丽的本身。

  王子虽然并未尽出全力,但龙烈也赢不了。

  不得不说,星技的存在,简直就是天生的电影特效,望今在制作影视产业的时候,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。

  程小修作为入门导演,更是大展身手,始终拖着“摄影镜片”在观众席来回窜动,就为了能记录这场完整的花草祭。留影石早就在储物器里堆了几十个,到时候为了融合在一起,免不得还要去麻烦科研部,研发最新技术,绝对是一场耗资耗力的拉锯战。

  虽然龙燕早就提醒过他“到时候会有官方纪录片的,你省点功夫”

  自从星影屏幕增设储存功能后,这种大型盛世,都会留一份作为记录,以便后来者翻阅。

  但在程小修心中,这种简单粗糙的记录,能叫做艺术吗!

  他坚信自己的的运镜与剪辑,再加上对全局的把控,定然会焕发出全新的光彩,到时候就等着名声大噪了。

  这时候,程小修所记录的画面,却开出了不一样的东西。

  在那熊熊火焰中,缓慢而起的,居然是一簇自然的光华。

  它并没有与这艳阳之色针锋相对,反而是借势生长。

  观众揉了揉眼睛,看着那舞台中心,竟然长出了一颗火红的枫叶树,每根枝干都尽显自然的律动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攀升。

  在这过程中,缕缕清香更是无意识地蔓延到台下,拉近了感官的距离。

  这就是龙烈所诠释的生命之美,而他一席绿衣,就立于枫叶之上,以红衬绿的绝妙反差,甚至把羽毛火焰也拖了过来,绿意竟成了画龙点睛。

  如此的喧宾夺主,确实是做到极致了,旁人都忍不住刮目相看。

  但很快,这些羽毛就“烧”到了树根,被纵容着连绵缠绕,西垣轻易地拉回战局,把枫树变成了羽毛的大本营了。

  其中的龙烈,被光线一点,绿意渐退,变得黯然失色。

  偏偏这软绵绵的羽毛,还是糖衣炮弹般,消磨意志,让人无力挣扎了。

  既然要比拼星技,实力便是一道越不过的壁垒,显然胜负已分。

  龙烈睁开眼,从玄妙境界中抽离而去,那些羽毛很快礼貌地散开了,并没有伤到枫树本身。

  “这一轮还比吗?”王子缓缓地落下,宛若天神,一时间竟晃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
  龙烈摇头“就这样吧,可以投票了”他已经做到力所能及的最好了,接下来只能交给观众评判。

  观众的票数立马得到了及时反馈,代表着西垣的红色直接成碾压之势,但临到投票结束的时候,也挤上了几柱绿色。

  最终凭借67比33的票数,西垣王子获得了胜利。

  这成绩,竟比龙烈预想中好一些,就连观众也为之诧异。

  要知道在过去,四大班草轮番与王子对决的时代,最有人气的可丝特也仅拿到了39%的票数。

  看来龙烈在比赛期间所做的努力,并非是白费功,他的隐形人气超乎想像。

  不管那些是为了蹭锦鲤,还是走人情,但数据总归是实打实的。

  “你刚刚的星技创意,很厉害诶”西垣开口赞叹到,本来极具嘲讽的语境,他却说出来真诚之意,让人琢磨不透。

  “谢谢,我们开始下一轮吧”龙烈直奔主题,他倒是一直没从枫树上下来,看来另有打算。

  “好啊,那我接下来就唱歌吧”西垣刚公布他的节目,台下就掀起了盖天的欢呼,仿佛这是什么大招。

  要知道,西垣幻音戈娜,当初之所以会牵扯到三角绯闻,很大原因是歌、曲、舞的三位一体。

  没错,西垣刚入学的时候,其实是加入了歌唱团,彼时还是拥有天籁之声的青涩少年。

  “异彩尾羽搅天地,嘹亮鸣声震八方”,毕竟在望今凤的溢美之词中,声音也是同样重要的元素。

  龙烈的神情僵了一瞬,突然觉得自己的田忌赛马用错了地方,胜算跌落谷底。

  但都到了这个地步,他也不介意把王子的歌声,当成自己的背影音乐。

  于是抢先一步,飞快地开始了手里的动作。

  王子拿出了歌唱特长,龙烈便以厨艺特长迎击,这是他的惯例了。

  绝对的劣势下,只有反套路才能脱颖而出。

  他并不准备做常规的料理,而是纯粹取巧,来一场大杂烩式的观赏料理。

  抛开了食物味道,单纯把外观做到极致。

  这或许与他厨师之路有些背道而驰,但龙烈回忆起前世的教训,也想在此略做突破。

  这就如同翻糖蛋糕,可不是做来吃的,而是做来看的。

  虽然是坐在枫树上,但它的存在完全像龙烈的一部分,只要意念稍动,就会有枝条递上来载物,因此并不输于灶台。

  他一口气拿出许多巴掌大的东西,其外观类似于荔枝,只不过颜色更艳红,外壳更坚硬,表皮更粗糙,这正是名为“硬红荔”的果实,许多观众都认了出来。

  它作为F级星材榜上有名,虽然味道怪异,果肉干瘪,却广受妖兽的喜欢。

  龙烈之所以选择它,也是因为这色泽与表皮,像极了锦鲤的鳞片,能省下许多功夫。

  在王子的歌声之下,龙烈终于祭出了锦鲤大招,这可是铺垫了整个赛季的重要元素,此时不用更待何时。

  西垣在大概看清对手的路数后,终于清了清嗓子,开始一展歌喉。

  在那开口的一瞬间,连全神贯注的龙烈都被打断了,他迟钝地放下手中的果实,抬头仰望起天空的那位歌者。

  这与龙烈的想象截然不同,王子的音色并不清朗,也不厚重,反倒是如同重感冒般,使用着极其干涩的嗓音,它完全不具备流行价值,称得上天资平庸。

  这是被毁掉的嗓子,与他说话时的音色并不相同。

  但尽管如此,这干涩之中,竟违反常理地,流下了的一座瀑布,扑面而来的是人文关怀的极致,王子居然在述说着苦难与沉痛,实在无法与他的身份挂钩。

  这种感觉很奇妙,他直接撞上龙烈心里的慈爱与怜悯,这两个固执的情感,本来在他身上,长出了不伦不类的方式,但此时经过声音的浸泡,竟然奇妙般地归位了。

  龙烈身上浮现的气质,被渐渐抹平了瑕疵,成为朝着圆润靠拢。

  “轮回梦三千,愧难自救;山河转尽头,谁人肯留”王子的歌声始终持续着,他渐渐成为一个机器式的符号,在最开始的情感爆发后,归于平静。

  但正是后来这种念经式的唱法,把这份悲意再渲染了一分,让人无法自拔。

  面对这样的歌声,台下的观众也再没有失态地尖叫,而是认真地欣赏起来。

 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西垣会拥有这样毁掉的嗓子,但却并不能否认他是一名专业的歌手。

  这或许是来自于后天的努力沉淀,却比先天更加动人。

  在歌唱这种死抠天赋的行业,实在很难想象,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  龙烈陶醉其中,再次开始了手中的动作,这一次,他不想再把作品,变成单纯的锦鲤蹭好运,反而有了新的构想。

  他要用最短的时间,用小刀,来雕刻手中的硬红荔。

  虽然它是出了名的硬,但比起石头还逊色得多,龙烈力气虽然远远比不上龙煦,但他好歹也是从厨师中锻炼出的臂力,这果壳正适合他雕刻。

  在歌声的指引中,人们下意识把目光停留在龙烈手中“他在干什么?”这个疑问始终牵动着心。

  凭借硬红荔的材质,龙烈很快模拟出鱼鳞的姿态,接下来的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了。

  大概又是锦鲤吧,旁人不由浮起这个念头,但他熟练的手法,与精湛的技艺,却让人有些挪不开眼睛。

  雕刻的过程,本身就是精密的手工之美。

  把果实捏出鱼头,又削出尖尖的鱼尾后,一个栩栩如生的红色锦鲤,就这样登场了。

  观众见此告一段路,正准备移开目光的时候,却见到龙烈把这锦鲤,狠狠地摔在了地上,它就这样落进树根下的泥土,被掩埋了半个身子。

  这是什么了?好好的雕刻品,干嘛摔了啊!

  龙烈的姿态决绝狠心,配合西垣悲漠的歌声,实在太过应景。

  观众不得不继续集中精神,看看龙烈到底有什么幺蛾子。

  他又拿起了第二块硬红荔,这次开场便有了不同的雕刻法,已经完全不是鱼的路数了。

  相比方才熟练的动作,此时的龙烈实在生涩僵硬,倒像是临时起意的头一桩尝试。

  硬红荔粗糙的外壳,渐渐与鱼鳞划清界限,竟然有点像羽毛了?

  之前才经历过望今凤的羽毛轰炸,这蓬松绒绒的质感,很容易让人猜到。

  于是,接下来的翅膀,也变得顺理成章了,龙烈挑的这块果实,比之前那个近乎要大两部,所以才能预留出翅膀的部分,又因硬红荔干瘪的果肉,这样雕刻下,也几乎都停留在外壳部分,并未破坏根本。

  等修长的尾羽都雕出来以后,它的模样已经呼之欲出,鸟头上的王冠,最终落实了出处,这不,就是一个缩小版的望今凤吗。

  即使是第一次尝试,造型上并非十全十美,龙烈也捏出了他的神韵。

  但这时候,观众所担心的,就是龙烈会不会再次摔下果实!

  之前摔锦鲤就算了,毕竟这是他自己的符号,但若是敢摔望今凤,这其中的意义简直是藐视皇室,明天绝对能以丑闻的形式屠版头条。

  龙家人几乎把心吊到了嗓子眼,生怕龙烈一个想不开,惹上这等麻烦。

  但幸好,在众目睽睽之下,他只是轻柔地把望今凤挂在了树上。

  剩下的果实,被他全数收回了储物器,看起来竟然已经结束了。

  这不再是料理,而会成为灿烂的艺术品。

  龙烈没有再局限于自己的厨师身份,在放眼更大的世界后,反而真正得到了精进。

  西垣此时也停下了歌声,让观众意犹未尽。

  他显然也好奇龙烈的作品,直接飞下来询问“这是什么意思呢?”

  龙烈还沉浸在刚才的情绪中,缓缓回答“飞鸟与鱼”

  “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是飞鸟与鱼的距离,一个翱翔天际,一个却深潜海底…”

  作为前世著名的诗篇,龙烈忍不住引用道,这是他方才突然的灵光乍现。不管是王子的悠悠歌声,还是望今凤与锦鲤这两个重要的代表。他认为“飞鸟与鱼”正适合出现在这样的场景中。

  短短的一席话,却让观众蓦然一惊,这其中蕴含的意向,就像眼前的画面般,每个人心中,都忍不住引申出专属的自白。

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可以是任何事物,而飞鸟与鱼,正是承载了这种永远无法触及的距离感。

  观众在听完西垣的歌声后,都忍不住想思考些什么,龙烈所抛出的这个议题,就成了正中红心的答案。

  紧接着,龙烈也忍不住开口唱起了歌。

  “我是鱼你是飞鸟

  要不是你一次失速流离

  要不是我一次张望观注

  哪来这一场不被看好的眷与恋

  ……”

  这也是前世的著名歌曲,如今被他生涩的技法却演唱着。

  但或许是经典的旋律与歌词,又从西垣那里获得了体悟,以及慈爱与怜悯在起着作用。

  龙烈的歌声中,竟把人们带入了飞鸟与鱼的视角,以前所未有的纯粹观感,在牵动着心灵。

  http://www.meilijiema.com/books/29/29411/454900048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永利娱高ylg060net www.meilijiema.com。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meilijiema.com